东京热av下载

【封面文章】綠色發展思潮演變

信息來源:南網知行  發布時間2019-12-02

  蜿蜒曲折的瀾滄江畔,500千伏黃登輸變電線路與江水、五彩斑斕大地融為一體。周志旺 攝(南網傳媒)

  “共享鐵塔”在電力塔的基礎上添加通訊基站的功能,有利于節約土地資源,減少塔材消耗。陳波 攝(云南電網公司)

  廣東中山供電局配合能源公司在格蘭仕廠區的屋頂上安裝太陽能設備。孫嘉彪 攝(廣東中山供電局)

  深圳福田區蓮花山全國首家“變+充電站”受眾多新能源汽車車主青睞。(資料圖片)

  深圳嶺澳核電站。

  獨龍江民居。(資料圖片)

  光伏電站。(資料圖片)

 

  1962年,一本經典的環境學著作橫空出世,《寂靜的春天》的出版揭開了綠色思潮的發展序幕。這本書面世后,推動了DDT等化學殺蟲劑的限制使用,直接促進現代環境保護運動的發展,被視為西方環境運動興起的標志。

  “‘控制自然’是一句極端自大的宣言,它源于遠古時代原始的生物學和哲學觀念,當時的人類認為大自然本來就應該為自己服務。至于應用昆蟲學的理念和做法,如果究其源頭,也會發現它們也大多始于科學的蒙昧時代。如此原始的科學觀念卻配備了殺傷力最強的現代武器,而且槍口瞄準的不只是昆蟲,更是整個地球,這實在是我們的巨大不幸”。《寂靜的春天》中的這段話發人深省,也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重新梳理綠色發展思潮演變歷程的重要角度:人類對自身與自然環境之間關系的思考是如何真實地影響整個世界的?

  隨著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人類利用自然資源創造了大量新產品,極大地豐富了物質生活,人們的需求和欲望得到了巨大的滿足。與此同時,傳統的發展方式帶來了許多問題,環境災難多發頻發,人們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沉痛的代價。在全球范圍內經濟競爭日趨激烈的背景下,溫室氣體排放、臭氧層破壞、化學污染、能源枯竭以及生物多樣性減少等環境與資源問題呈現幾何式增長,世界生態安全遭遇前所未有的威脅,傳統的現代化道路亮起了紅燈。

  綠色思潮正是工業文明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是人類對傳統工業文明帶來的生態環境危機予以深刻反思的結果。縱觀世界范圍內綠色思潮的演變歷程,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次綠色思潮,大致時間是上世紀60-70年代,反思經濟增長和加強末端治理的思想貫穿其中。20世紀30年代后,發達國家相繼出現泰晤士河污染,比利時馬斯河谷煙霧事件,美國洛杉磯光化學煙霧事件和多諾拉環境公害事件,英國倫敦煙霧事件,日本四日市大氣污染事件、熊本縣水俁病事件、富山骨痛病事件和愛知縣米糠油污染事件等重大環境公害問題,開始引起世界各國對生態環境的深切關注和重視。

  1962年,美國學者蕾切爾·卡遜出版了《寂靜的春天》一書,引發公眾對環境的密切關注。1972年,《羅馬俱樂部》發表研究報告《增長的極限》,指出“地球的支撐力將會由于人口增長、糧食短缺、資源消耗和環境污染等因素在某個時期達到極限,是經濟發展不可控制的衰退;為了避免超越地球資源極限而導致的世界崩潰,最好的方式是限制增長”。同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召開第一次人類環境與發展會議,世界上133個國家的1300多名代表出席,發表了人類環境宣言。

  第二次綠色思潮,大致時間是上世紀80-90年代,體現在弱可持續性的可持續發展和提高資源環境效率方面。在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的增長模式下,能源資源制約日益凸顯,世界先后發生第一次石油危機和第二次石油危機,帶來了西方工業國的經濟衰退,同時引發了世界能源市場長遠性的結構變化,迫使主要進口國積極尋找替代能源,開發節能技術,并將節約能源、調整能源結構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1987年,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發表了著名的報告——《我們共同的未來》,首次定義了可持續發展的概念,即“既滿足當代人的需要,又不對后代人滿足其需要的能力構成危害的發展”。1992年,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召開,將“可持續發展”由理論上升為國際社會共同推行的發展戰略,世界各國開始積極探尋符合本國國情的可持續發展道路,有近100個國家制定了國家級的可持續發展戰略。從這一時期各國可持續發展戰略的核心內容看,大都對環境保護予以高度重視,從環境保護和治理角度入手推進可持續發展。

  第三次綠色思潮,大致時間是本世紀初,主要體現在強可持續性的綠色經濟和全球合作治理方面。全球溫室氣體排放持續加速,氣候變化問題成為重大全球性問題之一,影響到人類的生存和發展。世界銀行報告指出:到21世紀末,如果再不采取持續的政策行動,全球氣溫將上升4℃,后果將是災難性的。2002年,聯合國召開可持續發展首腦會議,提出開始實施下一代人的資源保護策略等。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發達國家倡導綠色經濟,以應對金融危機和全球氣候危機,關鍵內容是降低對化石能源的依賴。2012年,近130個國家和地區的領導人,6萬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組織機構代表,參加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的“里約+20”峰會,發表了《我們期望的未來》成果文件,提出“世界各國再次承諾實現可持續發展,確保為我們的地球和今世后代,促進創造經濟、社會、環境可持續的未來”。

  近十年來,綠色思潮持續蓬勃發展,滲透到人們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中,并且在新一輪技術革命背景下,得到更深入和充分的討論與發展。2015年,巴黎氣候變化大會召開,會上通過了《巴黎協定》,提出將本世紀全球平均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并將全球氣溫上升控制在前工業化時期水平之上1.5攝氏度以內的目標。與前幾次重要氣候會議基本都是由西方國家主導不同的是,《巴黎協定》出臺背后,中國扮演了重要角色。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席卷全球,智能互聯網的高速發展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習慣,也改變了人類開發和使用資源的方式,節能技術、新能源技術的跨越式發展對全球能源格局變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中國的綠色發展探索之路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創造了舉世矚目的“中國奇跡”。但粗放的發展方式,也使中國在資源環境方面付出沉重的代價。發達國家200多年工業化過程中分階段出現的環境問題,在中國現階段集中凸顯。

  但這并不代表中國在綠色發展思想與道路探索上無所作為。事實上,縱觀中國歷史,在中國的傳統價值觀中就蘊含著綠色發展的思想。兩千多年前,中國古代哲學家就提出“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等思想,倡導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可持續發展”引入中國以來,這些傳統觀點更經常被引用,以幫助國人更好地理解“可持續發展”的內涵。在過去40年里,中國參加了可持續發展理念形成和發展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歷次國際大會,并在1997年將可持續發展確立為國家基本戰略。

  中國政府針對“可持續發展”的目標提出并采取了一系列發展理念和政策措施,如“以人為本”方針、“科學發展觀”、“和諧社會”、“兩型社會——資源節約型和環境友好型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等。近年來,“綠色經濟”和“綠色發展”也受到了學術界和政府越來越廣泛的關注。

  2010年10月出臺的“十二五”規劃綱要是中國首個國家級綠色發展規劃。該規劃正式采用了“綠色發展”一詞,并將綠色發展和生態建設從總體設計上分為五個方面,即:建設資源節約型社會、建設環境友好型社會、發展循環經濟、建設氣候適應型社會和實施國家綜合防災減災戰略。

  2015年4月,中國中央政治局審議通過《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提出中國必須從全球視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把綠色發展轉化為新的綜合國力和國際競爭新優勢。2015年10月召開的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確立了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將“綠色發展”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2016年3月,“十三五”規劃頒布,強調以提高環境質量為核心,以解決生態環境領域突出問題為重點,加大生態環境保護力度,提高資源利用效率,為人民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協同推進人民富裕、國家富強、中國美麗,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現代化建設新格局。

  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并指出必須樹立和踐行這一理念,堅持資源的保護、節約和重復利用,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對待生態環境應當像珍惜愛護生命一樣,這標志著我國正式邁進生態文明的新時代。

  中國正從“求生存”向“求環保”轉變,正要從更高的起點上邁向綠色發展。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已經加入50多項國際環境公約。為積極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中國主動提出到202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40%-50%的目標,這是中國政府堅持綠色發展的重要承諾。

  具體到實際的踐行措施,中國正在以下幾個方面大力推進,全面邁向綠色發展。

  一是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有度有序利用自然,調整優化空間結構,劃定農業空間和生態空間保護紅線,構建科學合理的城市化格局、農業發展格局、生態安全格局、自然岸線格局等。

  二是加快主體功能區建設,推動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優化開發區域產業結構向高端高效發展,防治城市病,逐年減少建設用地增量。維護生物多樣性,實施瀕危野生動物搶救性保護工程等。

  三是發展綠色產業推動,低碳循環發展。加快核電、風電、光伏發電等新材料、新裝備的研發和推廣,推進生物質能發電、生物質能源、地熱能、海洋能等新興技術應用,發展分布式能源,建設智能電網,完善運行管理體系等。這也是當前中國取得成績最矚目的一個環節,通過《可再生能源法》以及對可再生能源一系列的支持政策,中國用十年時間躍升為全球最大的風能和太陽能光伏市場,在全球可再生能源產業領域擁有重要地位和話語權。

  四是全面節約和高效利用資源,推動利用方式根本轉變。中國政府通過一系列制度強化約束性指標管理,實行能源和水資源消耗、建設用地等總量和強度雙控行動。中國還要實行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建立健全用能權、用水權、排污權、碳排放權初始分配制度,嘗試創新有償使用預算管理、投融資機制等政策。

  五是加大環境治理力度,以提高環境質量為核心,實行嚴格的環境保護制度,加快治理突出的生態環境問題。

  六是筑牢生態安全屏障,堅持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實施山水林田湖生態保護修復工程,構建生態廊道和生物多樣性保護網絡。

  七是健全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加快建立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引導、規范和約束各類開發、利用、保護自然資源的行為,用制度保護生態環境。

  隨著政府和公眾對環境問題的關注度不斷提高,中國企業更應該積極地履行各自的企業社會責任,以央企為主的一些大型企業開始發布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公眾也開始越來越多地參與環境保護法規、政策和標準的制定,參與到環境保護的社會監督和管理中。《2011年均富國際商業報告》顯示,在輿論、稅收和監管政策等外部因素的驅動下,中國大陸企業的社會責任感正在不斷增強,調查顯示,中等規模以上的企業中,75%的企業為減少對環境和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對其產品質量或服務作出了改進;69%和63%的企業分別在節能和減排方面付出了努力;39%的企業開始計算生產活動及鏟平產生的碳足跡。

  可以看到,自新世紀以來,環境保護在國家宏觀決策和公共治理中的地位不斷提升,環境保護的投入力度不斷加大。以政府為龍頭,我們的國家正在穩步邁向綠色發展之路,那么作為國家隊的央企在這樣的使命召喚下應如何行動?

  綠色發展中的企業社會責任

  福建古田縣杉洋鎮白溪村,這里曾有高山草場,漫山的杜鵑花,還有一條蜿蜒曲折、琮琮琤琤的山溪。2019年國慶,趁長假而來的游客猛然發現,山溪已斷流,周遭環境已面目全非。其原因經媒體曝光后引發眾怒,當地開發商為發展旅游業在此興建了漂流項目,卻不料對生態環境造成毀滅性破壞。

  企業,作為經濟體系的基礎單元,在帶動中國經濟騰飛的同時,也是當前環境問題的主要制造者。事實上,企業并非真的缺乏環保意識,很多時候企業知道自己破壞了環境,也時常為惡劣的環境所累,只是在經濟利益的驅使下,他們缺乏對環境保護的行動自覺。這一點,在占全國企業99%以上的中小企業身上表現得尤為明顯。

  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背景下,環境問題成為全世界共同關心的話題,各國政府都越來越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從而要求企業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隨著企業社會責任在全球的日益主流化,其對環境問題的關注推動了一種共識,即環境保護是企業可持續發展應采取的必要措施,也基于這一共識,企業主動參與環境保護的自覺行動才成為可能。

  企業環境社會責任

  企業社會責任是隨著現代企業制度的建立而出現的。如同公民一樣,企業對社會同樣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根據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合會”)的研究結論,在世界范圍內,企業社會責任的發展經歷了三個階段:企業慈善為特征的第一階段,合規經營的第二階段,以及綠色發展背景下的自覺階段。綠色發展中的企業社會責任,可以概括為企業環境社會責任。而企業履行環境社會責任主要表現為三個層次:基礎層次的遵規守法者,超越合規的積極合作者以及將社會責任與企業發展戰略融合的未來領導者。

  企業社會責任深深根植于本土知識和文化背景之中,在世界不同區域,其實踐方法也不盡相同。就國內而言,由于現代企業制度建立晚于西方,企業社會責任的發展仍在初期,企業環境社會責任的履行能力仍待增強。其整體情況是:喪失底線和在法律遵從線上掙扎的企業數量多,而超越合規和處于引領層次的企業少。

  在經濟新常態下,國內一些中小企業在發展中面臨著很大的困境,因為生產技術水平低、管理方式粗放,無法主動考慮其經營活動對環境造成的負面影響。相較之下,國有企業和大型民營企業則有較好的環境責任意識,一些大型央企的社會責任實踐案例還曾入選哈佛商學院、劍橋大學的教材,并得到一些國際組織的認可。

  針對國內的履責現狀,國合會給出兩點建議:一方面需要政府完善企業環境社會責任的法律體系,構建良好的制度環境,促使企業遵從法律做到合規經營;另一方面需要政府大力倡導綠色發展理念,創新綠色發展的政策激勵機制,讓一部分中國企業發揮綠色先鋒的作用,成為中國綠色經濟體的引領者。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已將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關于生態文明建設的思想也不斷得到豐富和完善。作為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力量,國有企業和中央企業無疑有責任、有義務在生態文明建設中當先鋒、作表率。

  同時,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將承擔社會責任作為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六個重點之一,第一次將社會責任工作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加快發展方式轉變的今天,加強履責能力建設,更是國有企業建設世界一流的內在要求。

  企業綠色發展的核心

  在綠色發展全球化的背景下,低碳發展正在成為一種最受歡迎的增長方式。隨著低碳技術的創新發展,政府和企業開始認識到環境保護和經濟增長并不總是存在矛盾,一些企業認識到自身的發展目標與環境保護可以實現統一,甚至綠色發展模式能夠成為企業發展的一種契機。

  此時,履行環境社會責任不僅不會成為企業負擔,更會成為企業內在的、自覺的、主動的行為。這即為企業履行環境社會責任的最高層次,它要求將環境社會責任觀融入到企業戰略之中,使企業的環境社會責任與其發展目標保持一致。

  融入了企業環境社會責任的企業戰略,將綠色發展理念和企業的經營活動有機地結合起來,這就是企業綠色發展的核心。

  圍繞著這一核心,企業還需要在企業內部構建環境社會責任的推進機制,它包括:通過認知和學習,構建正確的環境社會責任理念,并建立相應的責任管理體系,比如管理體系、組織架構、制度和考核體系等,以幫助企業系統地推進和實施企業環境社會責任。同時,企業在具體實踐環境社會責任時,還需保持透明度,與政府、媒體、公眾、環保組織等利益相關方保持溝通。

  需要明確的是,企業與利益相關方的溝通是相互作用的。包括政府、媒體、公眾、社會團體在內的各利益相關方,構成了一種促進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社會環境。他們通過引導、激勵或者施加壓力的方式促使企業主動承擔相應的責任。而企業則通過他們的反饋不斷提升認知,實施管理進而開展實踐,最終形成戰略走向綠色發展。

  當前,我國正處于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階段,“先污染后治理”的傳統經濟增長方式已成為當前經濟發展的束縛,努力探索一條可持續的發展道路是中國發展路徑的必然選擇。因此,國內企業在面臨挑戰的同時,無疑也蘊藏著前所未有的綠色發展機遇。而對于國有企業來說,在貫徹新發展理念、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征程中,理應抓住機遇,發揮示范作用,邁向世界一流。

  南方電網的綠色實踐

  2011年5月,南方電網公司在發布第四份《社會責任報告》的同時,發布了首份《綠色發展報告》。這份報告在與公眾分享企業可持續發展理念和實踐、傳遞共建低碳社會、共創綠色家園良好愿望的同時,更向公眾宣告了南方電網公司全面推進綠色發展的決心。

  2012年,黨的十八大報告中提到,要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努力建設美麗中國。“美麗中國”一時成為備受關注的熱詞。并且,這一目標的提出,促成了我國能源發展理念和政策取向的一系列變化。十八大以來,我國能源生產和能源消費方式迎來了深刻變革。黨的十九大報告則進一步明確了我國能源發展的目標,即“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

  作為生態環境保護的行動者,南方電網公司一直以來積極主動地推動綠色發展。而作為能源央企,南方電網公司積極融入到這場能源變革當中,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導,認真貫徹落實國家生態文明建設各項工作部署,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和藍天保衛戰,有效發揮了主力軍的作用。

  能源生產:推動清潔能源發展

  國家隊地位、平臺型企業、價值鏈整合者,這是南方電網公司的企業定位。電網企業作為關系國計民生的重要基礎性產業,對其上下游的經濟產業鏈條影響甚大。發揮電網優化資源配置的平臺作用,積極引導電網上下游企業節能減排,電網企業責無旁貸。

  在供給側,從風、光、水等轉化而來的能量為電力行業植入了綠色基因,近年來,清潔能源的爆發式增長,持續優化著我國的電源結構,電力行業灰黑的底色正在悄然褪去。

  全力促進清潔能源消納、提高非化石能源利用比重是南方電網重點開展的一項工作。通過西電東送戰略的實施,南方電網正在積極構建清潔低碳的能源體系。通過電網建設,云廣直流、滇西北直流等工程的投產增強了西電東送的能力,西部地區重點項目配套電網的建設,則促進了清潔能源的就地消納。

  在加強設備運維、保障西電東送通道的同時,南方電網也優化著系統運行。2011年,南方電網在全國率先開展節能發電調度。2018年,首創提出南方電網清潔能源調度工作方案及操作規則,明確將清潔能源最大化消納列為僅次于電網安全的最優先調度約束。明確在汛前堅決實施各大流域拉水滕庫,汛期統籌流域來水實施梯級水電優化調度。在電力交易方面,南方(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于2018年8月啟動試運行,以市場化方式促進清潔能源消納。

  據統計,2016—2018年西電東送電量達6156億千瓦時,其中85%是清潔能源,減少標煤消耗1.52億噸,減排二氧化碳4.04億噸,減排二氧化硫292萬噸。

  能源輸送:構建綠色走廊

  在電網建設和電力輸送過程中,南方電網積極貫徹綠色理念,力求讓電網建設更環保,電力輸送更高效。這其中包含兩層意思:一是建設綠色電網;二是開展綠色運營。

  2018年建成的海南瓊中抽水蓄能電站是海南島上第一座抽水蓄能電站,它也被稱為綠色電站。為了保護電站附近的生態環境,海蓄電站優化了施工組織布置,減少建設征地約230畝,最大程度地減輕了施工活動對原地貌的擾動和原有生態景觀的破壞。這體現了南方電網公司的綠色發展理念。推進綠色電網建設,就是注重施工過程中的生物多樣性保護,努力降低電網建設對自然環境和社區的影響。

  同時,南方電網也實現了全過程的綠色施工管理,包括在施工前嚴格把關選址條件,嚴控環境風險,公示環評報告、水保方案,在施工中規范管理、提升技術,選用綠色建材,在施工后落實生態補償、生態養護等。

  在綠色運營方面,南方電網公司則致力于有效降低運營過程中的能源損耗,提高資源利用效率。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降低線損。通過營配信息集成、計量自動化等信息系統建設,南方電網積極提升線損精益化管理,于2018年實現了低壓集抄和智能電表全覆蓋,2018年全網綜合線損率為6.31%。

  此外,南方電網還不斷提高資源利用率,加強綠色辦公管理,營造綠色辦公環境,倡導員工在日常工作中為節能減排貢獻力量,包括推進建筑樓宇綜合性節能改造、LED照明燈具改造及電磁化廚房改造等。

  能源消費:引領綠色生活

  在能源消費側,隨著能源消費結構的變化,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比重逐步提升。南方電網積極開展電力需求側管理,發揮平臺作用,引導下游企業及用戶逐步轉向綠色生產、生活方式。

  為滿足客戶多元化能源生產和消費需求,南方電網提供了多種能源綜合服務,以降低客戶用電成本,提升能源綜合利用效率,推動全社會節能減排。

  南方電網于2017年啟動綜合能源服務商轉型,全力推進電鍋爐、港口岸電、電磁廚房、電動汽車等13個重點領域的電能替代工作,取得顯著成效。2018年,完成電能替代電量224億千瓦時,新建充電樁9605個,新建充電站374座。在廣州中新知識城智能小區,三表集抄、智能家居、分布式能源、充電設施等智慧用能服務開始出現。

  南方電網公司發揮品牌、技術、客戶資源等優勢,緊跟能源技術和客戶用能發展趨勢,積極做好需求側節能服務的同時,也在積極倡導綠色的消費理念。

  每年6月,南方電網都會組織開展節能宣傳周和低碳日活動,深入企業、學校、社區、商場,發放節能宣傳資料,組織社會節能宣傳活動,以增強全社會的節能環保意識。

  高亮 何諾書

东京热av下载 澳洲幸运5 专业期货配资 工商管理硕士 pk10注册 天津赖子麻将官方下载 速报棒球比分直播 排列三走势图和值 美国棒球比分规则 出彩速配 30选5走势图表 森林龙江麻将五常打法 打麻将必胜绝技咒语 股票指数基金怎么买卖 上海十一十一选五走 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 澳洲幸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