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热av下载

【封面故事】南方電力工業70年簡史

信息來源:南網知行  發布時間2019-10-08

  南方五省區所在的華南、西南區域是中國最早有電的地區之一,也是中國水電事業的發祥地。五省區電力工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發展歷程,既是中國電力工業發展的縮影,更是積貧積弱的中國艱苦創業、改革創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歷史見證。

 

  南方五省區電力始于1888年。這一年農歷六月十五日,大清兩廣總督張之洞在廣州總督府安裝了一臺購自國外的柴油發電機,供衙門100盞電燈照明,拉開了廣東(含海南)、廣西、云南、貴州四省的用電帷幕。

  在西方列強的沖擊下,近代中國在苦難中求存圖強,電力工業發展艱難備至。至中華民國成立前,南方五省區中僅有廣州、汕頭、北海三地有電,裝機容量約1300千瓦,年發電量約200萬千瓦時。辛亥革命之后,在“實業救國”理念推動下,民族工商業得到一定程度發展,也促進了電力工業的興起。其后,戰爭頻仍,日本全面侵華后,中國工業化進程被迫中斷。電力工業幾經浮沉,發展緩慢。

  新中國成立之后,官僚資本收歸國有,經過社會主義改造,電力工業迎來新生。1949—1978年的近30年中,五省區電力工業在極其薄弱的基礎上得以恢復,在國家統一規劃、統一管理、統一建設下,大規模的電力建設全面展開,獨立完整的電力工業體系開始形成。始于1978年的改革開放,則帶領中國經濟由計劃轉向市場,南方五省區電力工業開始煥發出新的生機與活力,形成多家辦電、國家管網的新格局。

  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對電力工業提出更高的要求。東西部地區之間經濟發展水平和能源分布的不平衡性,促成了在更大范圍內進行資源優化配置的國家戰略。2001年,“十五”計劃綱要獲批,西電東送正式納入我國中長期發展戰略。2002年,南方電網公司成立,成為落實西電東送南通道的重要載體,期間南方五省區電力工業實現了跨越式發展。今天,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南方五省區電力工業正闊步走在中國能源改革發展的時代前列。

  (注:南方五省區包括廣東、廣西、云南、貴州、海南。1958年廣西壯族自治區成立,1988年海南建省,以下統稱南方五省區)

  新生(1949—1978)

  開遠至個舊線路施工。資料圖片

  開遠至個舊110千伏輸電線路人工放線。資料圖片

  開遠至個舊110千伏輸電線路人工放線。資料圖片

  110千伏個舊老陰山變電站。資料圖片

 

  云南開遠市者坡寨的一個小山坡上,有著李新民的童年記憶,他曾與小伙伴們在此處追逐嬉戲。站在空地上,仿佛還能看見父輩們忙碌的身影,炮釬敲擊圓木的聲音,一直在山坡上回響。

  這是1957年6月,云南省內的第一條110千伏輸電線路施工現場。為了向個舊錫礦供電,在1956年開遠電廠建成投產后,云南開始建設從開遠電廠至個舊老陰山的輸電線路。

  清晨,走出用豁皮板和油毛氈搭建的工棚,母親張淑仙帶著4歲的李新民去上工。張淑仙的工作是刨掉圓木上的樹皮,父親李榮光和他的工友們再對圓木丈量、鉆眼、浸泡瀝青,待自然干透后,便成了架空線路的木電桿。

  1957年,國家第一個五年計劃的收官之年,祖國大地一派生機。處處是繁忙的工地,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如火如荼。如李新民一家來到云南的,共有78名西安送變電工程處的老職工,他們響應國家號召,支援邊疆電力建設,成為新中國云南的第一代送電工。

  成立之初的新中國,百廢待興。歷經多年戰爭破壞,電力工業基礎十分薄弱。當時的首要任務是修復創傷、恢復銘牌出力。

  1950到1952年,歷時三年的恢復期內,南方五省區人民政府對原有電廠進行接收改造,通過修復設備、加強管理,電力生產得以恢復,圍繞著主要城市和負荷中心開始逐步形成城市電網。至1952年,南方五省區裝機容量增加至11.04萬千瓦,發電量增加到2.3億千瓦時。

  1953年,在黨中央的直接領導下,周恩來、陳云同志主持制定了中國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的第一個五年計劃。“一五”計劃的基本任務是集中力量發展重工業,為我國工業化奠定基礎。五省區電力工業由此迎來大發展,據統計,“一五”期間,在全國實施的150項重點工程項目中,煤炭、石油、電力等能源建設項目占到35%。

  為適應國家重工業基地建設,當時南方五省區的大中型電源布局主要集中在云南的昆明、東川、個舊三個重工業區。其中開遠電廠就是為滿足云南錫礦開發所需電力而建,它是云南第一座中溫中壓火電廠,也是蘇聯援建的156項工程之一。

  除云南以外,其他四省區的電源建設均以小型火電為主。第一個五年計劃結束的1957年,南方五省區發電裝機容量達到24.84萬千瓦,發電量8億千瓦時。

  建設電源的同時,各省區的電網建設也開始有序推進。除按照國家標準逐步規范和統一輸電電壓等級外,35千伏和110千伏輸變電工程開始起步,形成35千伏和110千伏電網。1957年,廣東建成第一個110千伏輸電工程——流溪河至廣州輸變電工程,拉開了珠江電網的建設序幕;同年,云南建成第一條110千伏開遠至個舊輸電線路,開始了滇南110千伏電網的建設。

  隨著“一五”計劃的實施,南方五省區各級管理機構逐步健全,供用電制度和科技、教育、財務等各項專業管理得到加強,職工隊伍文化素質和業務技能不斷提升,為電力工業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物質和技術基礎。

  然而,社會主義建設熱情持續高漲,電力建設規模開始不斷擴大。隨著“二五”計劃指標不斷調高,逐漸演化成了1958—1960年的三年“大躍進”運動。這期間,五省區掀起全民辦電的高潮,但由于忽視電力生產建設的客觀規律,片面追求“高速度”,在建設和生產上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問題。

  1961年1月,中央及時提出“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方針,對發展失衡的國民經濟進行調整, 這一調整一直持續到1965年。五省區電力工業認真貫徹執行中央“八字”方針,到1965年完成調整任務,逐步恢復了正常的生產和建設秩序。

  在電源建設上,中央在這一時期施行“水主火從”的建設方針,水電建設開始全面提速。1965年五省區發電裝機總容量達到134.04萬千瓦,其中水電47.66萬千瓦,火電86.38萬千瓦,年發電量達49.03億千瓦時。

  電網方面,隨著五省區發電能力的增加和供電范圍的擴大,城市電網逐漸發展為地區電網,220千伏輸變電工程開始出現。

  其中,廣東1963年建成的220千伏新豐江—廣州輸電線路,是五省區第一條220千伏輸電線路,隨后廣州電網擴展至珠三角地區,形成珠江電網,廣東其他地區則逐步形成110千伏和35千伏的韶關、茂湛、潮汕三個地區電網。廣西在同年建成西津—南寧的220千伏輸變電工程,初步形成西南電網。云南形成110千伏宣以、昆明、開個三個地區電網。貴州中部地區初步形成110千伏電網。海南西部形成66千伏電網,北部形成35千伏電網。

  “三五”計劃開始于1966年,“三五”“四五”計劃時期正值歷時10年的“文化大革命”。

  這一時期,中央對國民經濟建設進行大調整,在西南地區實施“大三線”建設,其他省區也開始了“小三線”建設。此時五省區的電力建設主要是滿足“三線”建設的用電需要,按照中央的指導方針,實施“水火并舉,以水為主”,五省區的電力工業尤其是水電事業得到快速發展。

  到1975年第四個五年計劃完成時,五省區水電裝機容量和發電量全面超過火電。發電裝機總容量達到510.18萬千瓦,年發電量為185.01億千瓦時。

  電網方面,廣東、廣西、貴州連接全省的主電網迅速形成,并得到鞏固和發展。在廣東,茂湛電網和珠韶電網連接成為廣東電網。廣西以南寧柳州為骨干網絡擴展延伸,基本實現全自治區聯網。貴州以貴陽為中心,形成110千伏輸電線路為骨干的全省統一電網。云南則形成了宣以昆、滇西、開個三個地區電網。海南西北部地區開始形成110千伏電網。

  回頭看,1949—1978年的近30年中,大規模的電力建設無疑是主基調。作為第二代的電力建設者,李新民于1972年進入云南送變電,作為一名送電工,他繼承父輩的光榮傳統,先后參加了多個線路工程的組塔架線工作。他說,“一個人本事再大,也不能把十幾米、幾噸重的電桿立起來,只有集體的力量才是無窮盡的!”

  活力(1978—2002)

  20世紀50年代,魯布革電站勘測隊員在黃泥河流域勘察。資料圖片

  1988年,魯布革電站第一臺發電機組按計劃順利投產發電,圖為電站首臺機組第一臺轉子吊裝。資料圖片

  建廠之初,魯布革電廠派技術骨干到國外學習。資料圖片

 

  云南羅平縣城東南,40余公里處,滇黔兩省的界河——黃泥河流經美麗的布依村寨,此處秀水靈山,被稱為“小三峽”。這里是魯布革,1988年,電站的首部工程大壩下閘蓄水后,形成了高峽平湖上的美麗風景。

  40多年前,黃泥河洶涌奔流,峽谷中還是懸崖陡壁,荊棘遍地。1976年,水電十四局職工進駐此地,開始準備建設魯布革電站,但苦于缺乏資金,遲遲未能動工。直到1982年,改革春風吹過,國家決定將魯布革電站作為水電改革開放試點,峽谷中的魯布革開始沸騰。

  此時的中國剛剛恢復世界銀行席位,為解決魯布革項目建設資金不足的問題,水利電力部開始為其申請世界銀行貸款,一方面解決資金問題,一方面以引進外資為契機,推動水電建設管理體制改革。

  1984年,世界銀行向魯布革提供貸款的同時,提出要按世行規定進行國際競爭性招標。最終日本大成公司以低于標價43%的8463萬元,中標魯布革電站三大工程之一的引水系統,成為第一個在中國承建工程的外國企業。

  由此,改革開放的大門轟然打開,魯布革電站成為中國水電改革的窗口,這一項目形成的“魯布革沖擊”也被寫入了中國改革開放史。在改革開放的政策指引下,南方五省區電力工業通過不斷深化體制改革,轉換企業經營機制,煥發出新的生機與活力。

  回到1978年,時值“五五”計劃后期,經歷“文革”之后的各項工作逐漸回到正軌。這一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將黨和國家的工作重心逐步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改革開放拉開序幕。

  改革開放初期,缺電成為制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因素。尤其是處于改革開放前沿的廣東,因經濟提速,電力供需矛盾突顯。1979年3月,廣東省電力公司與香港中華電力公司聯網,開始用外匯向香港購電。

  自此,國家開始探索投資體制改革,電力投資全部實行“撥改貸”,建設項目普遍推行投資包干、招標承包等改革,為解決電力建設資金來源,國家開始打破計劃經濟條件下統一辦電的格局,鼓勵地方、企業、集體參與電力建設,實行集資辦電和聯合辦電,并改革電價形成機制,實現“以電養電、滾動發展”,增強電力企業的還貸能力和自我發展能力,從而逐步形成多家辦電和多渠道籌資辦電的電力發展新格局。

  “六五”“七五”計劃時期,在各項改革政策的推動下,電力建設進入快速發展階段。“六五”計劃期間,國家啟動紅水河、烏江水電基地建設,包括魯布革在內的大規模水電建設全面鋪開,這一時期火電建設略顯低迷。

  到“七五”計劃時期,火電開始建設亞臨界機組和裝機容量超百萬千瓦的項目,總裝機容量和發電量全面超過水電。其間,廣東電力工業加速發力,逐步擴大與西部省區電力發展差距。其火電建設以超高壓、大容量汽輪發電機組為主,先后建成沙角A一期、沙角B等大型火電項目。其中沙角B電廠是國內首個BOT電力工程,同時也是五省區第一座亞臨界參數的大型火電廠。電源結構在這一時期開始多元化。1987年,大亞灣核電站主體工程開工;1989年,廣州抽水蓄能電站一期工程開工。至1990年,五省區總裝機容量為1871.21萬千瓦,年發電量713.20億千瓦時。

  在這一時期,西電東送的概念開始提出。1988年,國家能源部成立之后開始有計劃地實施跨區域聯網的研究和建設工作,并牽頭組織國家能源投資公司與廣東、廣西、云南、貴州四省區,就合作開發西南三省水能資源向廣東送電問題進行首次會談。

  1990年,由能源部、國家投資公司和廣東、廣西、云南、貴州四省區六方聯合組建的中國南方電力聯營公司成立。開始聯合開發西南豐富的水電、火電資源,并建設跨省區的聯營電網。

  此時的五省區電網,于“六五”“七五”計劃時期已全部進入220千伏建設階段,并于1987年完成了第一項500千伏輸變電工程。五省區統一調度的省級電網已全部形成,并在持續擴大完善。在南方電力聯營公司成立的背景下,跨省區送電和電網建設開始起步。

  進入20世紀90年代,中國經濟進入快速發展階段,全社會用電水平大幅提高。五省區電力建設在“八五”計劃時期再次提速,建成和開工了一批百萬千瓦級的大電廠,五年新增發電裝機容量達2114.65萬千瓦。其中廣東電力建設規模空前,按照水、煤、油、氣、核多種能源并舉的方針,新建各類發電裝機容量為1475.91萬千瓦,年均增長22.37%。1995年,廣東發電裝機容量和年發電量雙雙躍居全國第一,此時電力供應緊張的局面得到階段性緩和。

  “九五”計劃期間,電源建設規模略有下降,五省區電力投資重點向電網建設傾斜,電網投資顯著增長,電網規模迅速擴大。不同電壓等級的輸變電工程建設速度不斷加快,五省區主電網迅速延伸并基本實現全覆蓋,廣東、廣西、云南、貴州四省區電網實現互聯運行,并與周邊地區互聯互通。

  通過規模宏大的輸變電工程建設和城鄉電網改造,長期以來電網建設滯后于電源建設的不利局面得到扭轉。到2002年,跨省區的南方互聯電網已建成“三交一直”(500千伏天廣一、二、三回交流和±500千伏天廣直流)的輸變電工程,成為繼華北、東北、華東、華中、西北電網之后,形成的第六個跨省區大電網。

  2000年之后,廣東電力供應再次緊張。有經濟回暖的原因,也有國際油價居高不下的原因。自2000年5月出現用電高峰起,廣東全省用電負荷不斷創出新高,開始出現大面積拉閘限電情況。廣東缺電的局面瞬間變得嚴峻,而這也客觀地加速了整個西電東送的進程。

  2000年8月,國務院總理朱镕基主持召開總理辦公會,做出“十五”計劃內向廣東送電1000萬千瓦的決定。

  跨越(2002—2015)

  天生橋二級電站廠房。資料圖片

  天生橋二級電站建設初期機組蝸殼安裝。資料圖片

  天生橋二級電站建設初期機組安裝。資料圖片

 

  根據國務院原副總理曾培炎的回憶,當年朱镕基除了做出“十五”計劃內向廣東送電1000萬千瓦的決定,還曾要求他立下“軍令狀”,讓他“一心找電”。在電荒的焦灼局勢和中央的堅定領導下,西電東送這一歷史性工程正式拉開序幕。

  針對1000萬千瓦的目標,國家計委制定了一系列執行方案:一是即刻建設貴州坑口火電基地,力爭2003年電站投產增加送電180萬千瓦;二是將三峽及華中地區的水電向廣東送電由 100萬千瓦增加到 300萬千瓦;三是要加快云貴兩網至廣東的輸電線路建設,增加輸電能力。并且提出,為解決“十五”以后廣東用電問題,應加快廣西龍灘、云南小灣這兩個各具有420萬千瓦發電能力的大型水電站的前期工作進度,盡快開工建設并投產。其中,建設長距離、安全穩定的輸電線路是重中之重。

  面對如此緊迫的任務,“進軍1000萬”的口號響徹南方,僅僅3個月后,“十五”西電東送第一批工程就開工了。至2002年,1000萬千瓦工程完成了兩項重要工程。

  第一項是天生橋至廣州±50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線路全長960公里,輸送容量180萬千瓦,于2000年底單極送電,2001年6月全面竣工投產。西電送廣東的能力由原來的120萬千瓦一下子增加到300萬千瓦。

  第二項是天生橋至廣東第三回500千伏交流輸變電工程,線路全長797公里,變電容量150萬千伏安,工程于2002年6月建成投產。由此西電送廣東形成“三交一直”新格局,整體送電能力由300萬千瓦增加到超過370萬千瓦,為未來十年西電東送的持續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曾培炎在回憶西電東送歷程的文章中寫道:“隨著紅水河、瀾滄江等流域水電以及眾多大型火電站的建成投產,南部五省區真正搭建起了區域能源合作的大平臺。西南大地,江河兩岸,一座座電站猶如一顆顆璀璨的明珠,照亮了東西兩域的天空,構成了絢麗壯美的景觀。”

  新世紀伊始,變革與發展是無法忽視的時代主題,在西電東送工程建設得如火如荼的同時,電力體制改革也正席卷中國電力工業。

  2002年,國務院以“國發【2002】5號文件”下發《電力體制改革方案》,提出政企分開、廠網分開、主輔分離、輸配分開、競價上網的電力工業改革方向,要求打破壟斷,引入競爭,建立社會主義電力市場經濟體制。同年年底,國務院正式批復 《發電資產重組劃分方案》,在原國家電力公司的基礎上,成立兩家電網公司、五家發電集團公司和四家輔業集團公司。

  在電力體制改革奮力推進,打破壟斷,電力工業發展和產業結構調整不斷加速的大背景下,南方電網正式登上歷史舞臺。

  2002年12月29日,中國南方電網公司正式成立,這是電力體制改革的重大突破。

  中國南方電網公司的成立,為南方區域能源資源的優化配置搭建了更高層次的平臺,形成了一個促進能源資源利用和環境協調發展的新載體,一個統籌區域發展、實現東西部互聯互動的推動器,對于進一步貫徹落實西部大開發、西電東送戰略,促進南方五省區資源優化配置,實現優勢互補、東西雙贏,已經并將進一步起到十分重大的作用。

  電力體制改革為西電東送提供了有效的體制保障,南方電網公司成立后西電東送通道建設持續加速。

  2004年,貴廣直流輸電工程竣工投產,總投資56.3億元,包括新建安順、肇慶兩個換流站和882公里直流線路,設計雙極輸電能力為300萬千瓦。工程首次采用載流能力為3000安培的光觸發換流閥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同年6月,三峽至廣東±50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國家電網公司負責)全面投產,線路全長962公里;9月,貴州至廣東±50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雙極投產,線路全長882公里。至此,南方電網形成“五交三直”西電東送新格局。西電送廣東總的通道輸送能力已超過1100萬千瓦,截至2004年10月底,西電東送累計完成電量1400億千瓦時。西電送廣東電量1047億千瓦時,平均落地電價0.309元/千瓦時,西電為廣西送出電量350億千瓦時,為云南送出電量215億千瓦時,為貴州送出電量320億千瓦時。

  西電東送卓越的建設成就大大緩解了廣東的電力緊缺局面,但持續高速的經濟發展像飛馳電掣的快車,讓南方電力人無法松懈一絲一毫。2005年,電力供應再次面臨巨大缺口,全網電力缺口繼續擴大到940萬千瓦。南方電網成立的第三年,西電東送戰略再次面臨嚴峻考驗。

  940萬千瓦電力缺口是一個什么概念?它超過了全國電力缺口的1/4,使南方成為全國缺電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面對嚴峻的局面,南方電網公司加大了全網資源優化配置的力度。充分發揮大電網的優勢,提高運行方式的編制水平,實施了“三實時”“三快速”“四靈活”等十項措施,快速平衡電力余缺,靈活配置電力資源。在落實西電東送計劃的基礎上,省間臨時交易和實時調整電量8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了42%。西電送廣東最大電力達到1171萬千瓦。廣東在夜間低谷和節假日向廣西送電,最大電力達到200萬千瓦。在貴州機組出力不足和云南遭遇嚴重干旱時,也利用南方電網大平臺給予支援。

  兇險的電荒面前,南方電網全網一盤棋的意識深入人心,各單位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同舟共濟,共度難關。當年的《人民日報》在報道電荒的文章中如此評論,“南網人把責任放在了第一位,主動承擔更多社會責任,確保全社會電力供應。開局三年,在嚴峻的考驗面前,南網人交出了一份‘對中央負責,為五省區服務’的優秀答卷”。

  2006年,我國第一條超高壓、長距離、大容量的跨海電纜穿越瓊州海峽,全長34.7公里的海底電纜把海南電網與南方電網主網相連,使南方電網真正實現五省區聯網。

  2009年,世界上第一個±80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云廣特高壓直流單極投產(2010年雙極投產),輸送負荷達到260萬千瓦,工程自主化率62.9%,標志著我國電力技術、裝備制造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在世界輸變電領域占領了新的制高點。這是世界第一條高海拔、長距離、大容量的輸電線路,是我國電網建設史上一個里程碑,在世界電力工程史上也是一個重大突破。

  至此,西電東送也進入了新的時代。“十一五”后,我國西南地區可大規模開發利用的水電資源主要集中在云南北部和西部,距離東部電力負荷中心區域的距離達1300—1800公里,利用傳統的超高壓輸電技術將面臨建設用地緊張和線路損耗過大等方面的突出問題,因此迫切需要采用更高電壓等級的輸電技術。該工程的竣工投產,大大增強了云南水電輸送廣東的能力,每年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約1760萬噸,將有力促進粵、滇兩省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推進低碳經濟發展;同時,也為今后實施更遠距離、更大容量、更高效率的電力輸送奠定了基礎,對加快我國西南地區乃至大湄公河次區域水電資源的開發利用具有重要意義。

  “十一五”期間,南方電網完成電網建設投資3023億元,特高壓直流工程一批重點項目建成投產,形成了“八交五直”西電東送大通道,輸送能力超過2300萬千瓦,輸電總量翻番。

  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是中國近現代史上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十年。中國以不可阻擋之勢融入全球化的世界,經濟持續高增長,國民財富猛增。在國家發展的各個重要領域,改革的持續推進都是最振奮人心的主旋律。

  這個十年也是西電東送成績斐然的十年,這項跨越歷史、磅礴浩大的電力工程徹底改變了南方省區的面貌。頻繁的拉閘限電成為歷史,蓬勃發展的電力建設有效地拉動了投資與GDP增長,用電成本下降助力企業成長與騰飛,不同區域的自然資源和能源稟賦得到優化協調與配置,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收入增長……

  進入“十二五”,西電東送已成為南方電網的生命線。2013年9月,云南普洱至廣東江門±80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即“糯扎渡直流工程”)開始向廣東送電,線路全長1413公里,額定輸送容量500萬千瓦。2014年6月,溪洛渡右岸電站送廣東雙回±50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投產運行,線路全長1223公里,雙回直流輸電容量640萬千瓦,是世界輸電容量最大、輸電距離最長的±500千伏同塔雙回直流工程。

  至此,南方電網形成“八交八直”共16條500千伏及以上大通道,最大送電能力達到3500萬千瓦。“十二五”期間,南方電網新增西電東送能力1140萬千瓦,累計送電量超過7150億千瓦時。

  2015年12月12日,在中方代表的努力下,巴黎氣候變化大會通過了《巴黎協定》,設定了將本世紀全球平均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并將全球氣溫上升控制在前工業化時期水平之上1.5攝氏度以內的目標。這對中國能源與電力工業的發展無疑是新的挑戰。在“十二五”的尾聲,南方電網在工業革命的新浪潮中再次踏上征途。

  蛻變(2015—2019)

  ±500千伏富寧換流站,該工程是我國最大規模的±500千伏換流站,工程獲2016-2017年度中國建設工程魯班獎,也是云南送變電公司榮獲的第三個魯班獎工程(張強 攝)

  滇西北至廣東±800千伏直流工程中的云送施工人員(張強 攝)

 

  在中國向世界作出莊嚴承諾后,變革與轉型就成為了所有能源企業繃緊的一根弦。變,是外部環境所需,更是自我要求。如何積極應對氣候變化,節能減排,主動承擔社會責任,是能源企業的重大課題。

  與此同時,電力體制改革也進一步推進。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部署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按照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體制架構,重點實施“三放開、一獨立、三強化”。

  如果說西電東送的建設歷程是南方電網實現跨越與發展的主要篇章,電力體制改革則是南方電網在新的能源變革時代一個不容忽視的關鍵詞。

  2014年10月,輸配電價改革在深圳率先破冰。4年多來,南方電網配合國家主管部門和地方政府先后完成了五省區省級電網輸配電價和西電東送工程輸配電價核定,構建了“準許成本+合理收益”的輸配電價新機制,為電力市場化改革奠定了堅實基礎。

  2015年11月,增量配電改革混合所有制試點在深圳前海率先落地。深圳前海增量配電業務試點既是國家第一批增量配電業務改革試點項目,也是電力領域第一個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項目。

  2016年3月,廣州電力交易中心掛牌成立;4月,貴州電力交易中心工商注冊,成為全國首個多股東有限公司制的省級電力交易機構。6月,廣東電力交易中心與廣西電力交易中心掛牌成立。8月,云南昆明電力交易中心掛牌成立。

  2017年,南方區域內相對獨立的電力交易機構全部組建完成。國家級的廣州電力交易中心及五省區電力交易中心全部采用多方參與的股份制公司形式組建,實現了交易機構的相對獨立。

  2018年8月,電力現貨市場在廣東率先啟動試運行,標志著我國電力市場化改革邁出了最關鍵的一步。作為全國首批8個試點之一,南方(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是唯一具有區域性質的現貨市場。

  電改9號文發布僅四年時間,南方電網就在多個領域大膽探索,不斷開創改革發展新局面。推動組建全國首個股份制電力交易中心,建立全國首個電力現貨市場,省內市場化交易電量占比35.1%,全面實施輸配電價改革,南方電網在電力體制改革的浪潮下真正做到敢于變革、敢為人先。

  在積極投身改革的同時,南方電網牢記《巴黎協定》承諾,電網建設步履不停,推動西部清潔能源源源不斷地輸送至東部地區。2017年12月,西電東送主網架海拔最高、線路最長的大通道——滇西北至廣東±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正式投運。其后,滇西北直流雙極低端及受端配套工程、魯西背靠背直流擴建工程等西電東送輸電通道重大項目順利投產,南方電網形成“八交十直”共18條500千伏及以上大通道,2017 年西電東送電量 2028 億千瓦時,創歷史新高。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中國的能源與電力工業也同樣正站在拐角上。隨著工業革命的代際更迭越來越短、振波越來越長,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創新技術深化應用至電力系統內各環節,中國能源企業面臨著改變傳統生產、管理和運營模式的巨大挑戰。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南方電網積極融入變革、投身變革,推動電網轉型升級,支撐能源轉型升級,是能源央企的責任與使命所在。

  站在這樣的時代之下,南網人不禁要問:我們應該建設一個什么樣的南方電網、如何建設南方電網?

  南方電網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孟振平在2019年工作會議上回答了這個問題:我們的戰略定位是做新發展理念實踐者,國家戰略貫徹者,能源革命推動者,電力市場建設者,國企改革先行者。我們的戰略取向是推動公司向智能電網運營商、能源產業價值鏈整合商、能源生態系統服務商轉型。

  南方電力工業走過70年,面臨一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南方電網作為改革試驗田而誕生,求變本就根植于我們企業的DNA中。而面對這樣的新時代、新征程、新使命,作為南網人,我們不但要有求變的勇氣,更要有縱觀全局的智慧與眼光,迎難而上的擔當精神。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南網人必將以最優秀卓越的能源央企風范和矚目斐然的成績迎接祖國的華誕。

  文/高亮 何諾書 張玉平

  參考資料:《中國南方電力工業志(1888—2002)》

东京热av下载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不自己炒股还乐于助人 华天科技股票 日本高清视频:色情WWW 番号天堂 麻将初学图解 幸运赛车 打麻将必胜技术 辽宁11选5走势 股票涨跌百分点怎么算 福州小姐上门按摩推拿 江苏11选5基本走 快乐时时彩 日本av女优中国行豪放招数 网上打麻将的app 11选5开奖浙江 吖vtt2019天堂 完整精品